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57小说网 -> 其他类型 -> 大明春色

第四百九十六章 窗户纸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57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57xs.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从广西逃回湖广的雷填耿浩,已离开长沙府前往京师。张辅也不再过问此事。

    站在府城西城楼上,张辅可以径直看到宽阔的湘江,甚至江心的桔洲、织洲、誓洲、泉洲四岛(橘子洲)也能隐隐可见。

    岛上的桔子已渐渐成熟。今天中午在餐桌上,张辅还见过切开的桔子,亲兵武将称其正是出产于桔洲岛上。

    那远处浓绿的枝叶间,橙红的果实在阳光下分外鲜艳;水波荡漾的江面上,大明水师的战舰展开白色的风帆、正顺风南下,仿若一朵朵白云。

    此刻的湘江,风光美妙而壮阔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分批南下的官船战舰,正去往潭州。

    张辅已经下令平汉大军左翼何福部,从潭州调动前往衡州。这些船只,不仅能负责运送十余万大军的所有辎重,还能十分便捷地帮助何福军渡过湘江。

    南面的衡州(衡阳)也在湘江江畔,位于西岸。考虑到汉王叛军已进入广西桂林,张辅有意将大军的重心南移;所以调动了何福部先站住衡州……

    水师此时已部署完毕,大批战舰在大江、洞庭、湘江水面游弋。这支前身叫巢湖水师的舰队、乃大明朝廷的水师主力,建立于立国之前;除了在靖难之役时曾不战而降,从未有败绩。

    大明主力水师拥有此时天下最多、最坚固、最精锐的战舰,不仅装备有各式火炮火铳,还有许多炸雷、火箭、神火飞鸦等兵器三十余种。因为船只是此时最强的运输工具,官兵得以有充足巨量的弹药,舰载火器甚至可以直接从水上对陆地进行火力支援。

    平汉大将军张辅,可以好不狂妄地下定论:在世人所知道的任何地方,没有任何一支水师,有资格和大明水师一战;更不谈胜负。

    汉王叛军也是完全不够格!他们唯一的水师,应该是用四川缴获的战船组成的乌合之众;广西方向更是毫无水师可言,战胜吴高后、叛军可能只得到了一些在漓江上的官船和少量战船。

    所以汉王军若想夺取湘江的治水权,那是一丁点可能也没有。

    湖广省中南部的重镇,岳州、长沙、潭州等城,全建造在洞庭湖和湘江东岸;官军倚仗这些沿江重镇,用水师转运粮草,数十万大军的军需,何愁短缺?

    且官军有水师之利,占住湘江、便控扼了湖广南北。舰队南下顺风,北上顺水,可让各路大军得以轻装简行,凭借水运、迅速调遣机动。

    当此之时,官军可谓占尽天时地利!

    “大帅,我官军兵强马壮,沿湘江畅行南北;万一叛贼被吓住了、不敢来,那该如何是好?”身边一个大将无不忧心地说。

    张辅沉吟片刻,用毋庸置疑的口气道:“叛王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他忽然转过头,问道:“何福尚在潭州?”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大将拜道:“回禀大帅,锦衣卫的人遵照大帅的意思,还在细问他身边两个来路不明的人,何福暂时没法走。”

    “等锦衣卫回到长沙了,立刻叫来叫我。”张辅道。

    武将抱拳一拜:“是。”

    张辅对徐辉祖、吴高、何福等一干人等,没有半点好感和信任。不过,他授意湖广的锦衣卫将士、去盘查何福,倒并非完全出于个人的好恶。

    张辅认为,何福确实有些地方让人不得不猜疑!比如他那个弟弟何禄不知所踪,在永乐朝就被陈瑛弹劾,到现在也愣是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何福在“靖难之役”时,打靖难军也是相当卖命。这样一个身份复杂不清的人,居然能领平汉左副将军的兵权,地位仅次于张辅之下!张辅面临着戎马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战,能放心把左翼交给何福?

    所以张辅亲自进行了一系列安排,目标不是已经玩完的吴高,而是何福!

    他先借吴高投降的事,让圣上和朝廷诸公所有警觉,那便是建文降将压根就不靠谱;然后趁着这阵风,把何福本来就有的问题翻出来再查查,让朝廷君臣明白其中的风险。

    张辅希望,能把何福换到交趾省去,让黄中回来领左翼。黄中的统兵能力,与何福相比肯定相差甚远,可至少能信得过。

    ……派到湖广的锦衣卫将士,是北镇抚司的人,他们在地上方办差,大多时候会听命于朝廷任命的大将和大臣;但是他们又不隶属于这些大将,仍旧归北镇抚司直管。

    所以事情涉及到何福时,何福也没办法拒绝审问。

    潭州行辕的宅邸里,锦衣卫使用了三间厢房。何福、以及他的两个亲兵小将李胜(陈大锤)、张勇(张盛)各一间,分开盘问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个锦衣卫校尉终于拿着供词过来了。坐在何福旁边的武将先看了一遍,然而递给何福过目。

    “这有甚么事儿?本将早就说了,这两个人是表兄弟,好几年前便曾为本将效命。”何福看完,把供词仍在桌子上,十分不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锦衣卫武将道:“这俩人不在军籍,不过各自的说法,倒没有矛盾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何福生气道:“那你们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锦衣卫武将道:“还是原来那个意思,始终无人证实他们的身份。望侯爷息怒!您想想,地方上的县里考个秀才,还得当地的秀才和几个乡老出面,白纸黑字担保身份哩;何况您身边的人,他们可是要侍奉侯爷这般大人物!”

    “他|娘|的!老子不能为他们担保吗?我一个平汉大军的左副将军,还比不上秀才和几个乡老?”何福一掌拍在几案上,“你们真想动我,把圣旨拿来。只要圣上一句话,我何福眼皮也不眨一眼,脑袋给你拿回去!”

    “言重、言重了!”锦衣卫武将忙陪着笑脸道,“侯爷您大人大量,可得体谅小人们也是奉命办差,不过是照规矩问一遍,绝无不敬之意!既然如此,小的们告辞了,这些供词便如实报上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何福怒气未消地说道,“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陈大锤和张盛便走到这边厢房来了,一起抱拳道:“小的们拜见侯爷。”

    陈大锤长得五大三粗。张盛却要瘦弱一些,胆子也似乎没那么大,他率先说道:“侯爷,咱们只想投奔您讨口饭吃,若是给您招惹了大麻烦,咱们不如回乡?”

    何福看了张盛一眼,抬起手做了个手势,说道:“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陈大锤回头看了一眼门外,用很小的声音悄悄说道:“张将军别怕,沧州的军户都死过一遍了,不可能查出甚么事儿来。”

    何福皱眉道:“还是英国公做了手脚,否则这些锦衣卫职位太低,不会和咱们这样的人过不去,没那么难缠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张盛问道。

    何福不动声色地低声说道:“现在你们更不能走了!要不然张辅正好有话说。如果问起你们去了哪,如何答复;敢情你们真会去沧州?先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二人抱拳拜道:“末将等谨遵侯爷之命。”

    何福挥了挥手,让他们告辞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何福便走到了行辕大堂上,一众文武纷纷上来见礼。何福回顾左右,骂骂咧咧道:“娘|的!本将带兵南征北战的时候,有些人还不知道在哪!”

    大伙儿纷纷劝了一阵。这里面甚么人都有,也可能有被张辅收买了的人;毕竟那张辅和他爹张玉,在靖难军中也算是旧人,何福麾下有京营(多有靖难军出身的将士)调来的人马。

    不过作为一方大将,何福平白受了“冤枉”和委屈,发几句牢骚纯属正常。没有怨言,反倒显得他心机太重、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何福深吸了几口气,一副压住了怒气的模样,说道:“但不管怎样,军中无戏言,军令不可违。诸位即刻准备,咱们中军也要启程南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等得令!”众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何福坐在上方的桌案前,看着面前的一张地图,在那里琢磨着甚么,不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在琢磨战局,因为他压根不想打这一仗,甚至还不愿意看到官军获胜!他眼下忧虑重重,只担心自己的事会暴露。

    何福现在感受非常不好。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罪犯,偏偏坏事确实是他干的,只能硬着头皮打死不承认……他身边那两个奸谍,正是他的确凿“罪行”之一,现在就已经被政敌盯上了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不止一件何福无法解释的事:其一是他的弟弟,其二是他夫人的侄女,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眼下别人还不知道,但何福心里哪能没数?这些事情、都能联系在一起,然后便能把他勾结敌人的前因后果,全部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何福绝不可能不害怕。对手已经找准了突破口,查出水落石出,或许只是时间问题。常言道,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;真相,似乎只剩一层窗户纸了!

    他现在成天在想,大难临头的那一天还有多远……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