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57小说网 -> 亿万先生mr007娱乐 ->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

第八百零八章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57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57xs.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司马青声称他的主人,也就是他认作是父亲的儒门圣贤,司马草,此人即将归来。

    山蒹葭听了,心里却是冷笑不已,“死掉的老东西还能掀开棺材,再跳出来?有趣。我在誊文阁许久了,阁主以及副阁主们也曾议论过,说司马草恐怕是诈死,将来还会出来的,并且一统儒门。司马青,不说是一卷草书的器灵,他的话可信度能有多高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山蒹葭手指一划,一道水光劈出,浩荡如烟海,斩向周公。

    周公将右手一按,一团污力降下,化为污之兽,它长着三个脑袋,五条腿。“吼呜!”污之兽对着劈来的水光咆哮。蓬的一声,山蒹葭斩来的那道水光竟然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“它是以神通衍化而来的三污之兽。”山蒹葭眼力何等高明,一样看出对面的三污之兽,只是徒有其形而已,虽说有些厉害,可与真正的三污之兽比起来,简直是蝼蚁之于巨象。

    “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污之兽。”陡听山蒹葭喝道。

    “纳尼,此人的契约兽难道是……”五绝子惊道。

    污界有异兽,呼之曰污之兽,它们也是有等级的,实力最可怕的兽,它有九个脑袋,号称九污之兽。而周公凭神通衍化而出的只是三污之兽的形态。

    “据传,有大机缘的污修才能得到污之兽的认同,山蒹葭此人当真得到了它们青睐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同样是人,为何察觉那么大。凭什么好东西都被人家得去了,我苦苦修炼,不及人家一天的修炼之功。我若与山蒹葭相斗,死的肯定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躲过了毕方佛与司马青因为撕比而产生的能量乱箭,可山蒹葭要想杀我们,试问,你我谁能逃掉。”

    山舞族,幸存下来的贵族与平民都在议论,他们愤怒不已。其实他们都不知道,他们已经中了儒门小圣的神通,暗中,儒门的小圣来了,他可是司马草的亲传弟子,在儒门享有小圣的美名。这位小圣叫做司马摘星,他目光冷峻,觑定司马青,“好个废物,师尊赐予他神通,赐予他儒门秘法,可他呢,居然连斗碧一族仅剩的垃圾都杀不掉。我也不必等师尊归来,找到机会,我将清理门户。”司马摘星杀心已动,他再看向司马青的目光之中,暗藏着无尽的杀机。“山舞族的污修,除了山蒹葭、山萌与那个凤九霄之外,都是什么人啊,难怪他们会没落。”这位儒门的小圣不屑想道,他暗中施展儒门神通,让山舞族在场的修士都起了嫉妒之心、攀比之心,可他们全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我来此多时了,司马青那个废物没发现我,难道在场的诸人,都入不得我的儒门贤眼吗。”司马摘星冷笑道。

    无聊啊,因为老是暗中观察,司马摘星顿觉无趣,他也想参与到污修们的撕比之中去。“师尊即见归来,有他老人家的照拂,我在儒门的地位又会提升了,也许就不是小圣了,那个小字也会去掉。”司马摘星心道。

    小圣毕竟是小圣,如果不能修成圣人,终究是一场空。而司马草则不然,他是活了很多年的圣贤,并且诈死,即见回归儒门,到时候,儒门将会掀起另外一场血雨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故意释放气息,让他们知道本圣来了。”司马摘星无聊的想道,“否则,我真的会走掉的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骤然间,一道掌劲袭来,拍向司马摘星的后心。

    有人发现儒门的小圣了,而且不动声色,直接偷袭。“好!”司马摘星喜道,“原来还是有能人的,已经发现本圣了吗。”呼,司马摘星一旋身,右臂向前挥去,蓬的一声,将偷袭他的那道掌劲全给化去了。

    哧哧哧!司马摘星愕然发现,他的右掌竟然出血了,一道道血水迸飙而起,“居然能破掉我的护体儒气,不简单。”儒门小圣笑道,“所以出来吧,让我看看你是谁,怎敢与我儒门争锋,不要命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儒门又怎样,你们敢拿我誊文阁开刀吗。”倏尔,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。腾,红光迸舞,一女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誊文阁的人,而且是追杀山蒹葭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与司马摘星都在隐藏行迹,不让外人察觉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司马摘星陡地一惊,因为他知道誊文阁掌权的都是男人,一个女人要想在誊文阁有说话权,太难了。可出现在儒门小圣面前的女人,她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动作,都是那种久居上位之人才有的姿态。“这个女人,她第一个发现我。有被杀的价值!”儒门小圣感到很兴奋。呼,他甩了一下右手,伤势全都好了。“女人,报上名字,本圣不杀无名之人。你该感到幸运,因为你今天会死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儒门小圣是放出话去了,可对面的女人对他爱理不理,似乎没看见他。这让司马摘星相当难堪,因为他被无视了。“可恶,本圣在儒门的地位都很高,你知道我师尊是谁吗。你不过是誊文阁走出来的女人,怎敢小觑本圣。”司马摘星吼道,他的修养都被狗吃了,恨马上杀掉对面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嗯?你刚才说什么?”誊文阁的女人忽道,她是真的没听到司马摘星在说什么。所以才有此一问。她不问还好,一问,儒门小圣的火气更盛,“呀呀呀!”司马摘星怒道,“女人,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了,反正你马上就是死人了。本圣从不在意死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想知道我的名字。”女人道,“我告诉你就是了,花有缺。”

    “花有缺?”司马摘星困惑道,“你不是小人物,为何我从未听过你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做人低调。”花有缺严肃道,“所以我在誊文阁才没有名气,更别说你们儒门了,肯定没听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花有缺,你故意寻我晦气,难道是想和我一争高下?”司马摘星又问。尽管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儒门小圣仍心存疑惑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这人鬼鬼祟祟的,所以我才给了一巴掌,否则,你如何能注意到我。”花有缺认真解释道,“你可能没发现我,可我发现你了。为了引起你的注意,我只好出此下策。结果还是好的,你终于被我吸引了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!”儒门小圣怒道,“你因为想要引起本圣的注意,所以给了我一巴掌,你怎么不打死我呢,这样我至死都忘不了你,女人!”司马摘星怒极,同时也觉得誊文阁的人都是奇葩,没有正常人,汉子是的,女人亦然。“难怪师尊说不要和誊文阁的人扯上关系,原来他老人家早有体悟,所以才不让我重蹈他的不幸。”儒门小圣的念头瞬间通达,于是再道:“花有缺,念在你是誊文阁的人,本圣不杀你,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摘星分明是高高在上的姿态,而且是命令式的语气。然而,花有缺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笑了。她这一笑,儒门小圣竟然有些慌了,因为他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笑脸。时至今日,儒门也收女学生,其中不乏天仙美女,可花有缺刚才的那一笑,将儒门所有的女人都给比下去了。“怎回事,我一颗求学之心,早已静如寒水,为何今天起了波澜。”儒门小圣惊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说你是见(消声)起意了吗。”花有缺笑道,“如今,你都是小圣修为了,却还对我动了凡心。看来你这尊小圣,也不过是徒有虚名。见了我,你还是不要隐藏了,乖乖与我结为道侣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花有缺极是霸道,而且气场强大,哪怕是面对司马摘星,也毫无惧色,甚至她的气势还在儒门小圣之上。

    神通,花有缺之前击出的那道掌劲暗藏誊文阁的一道神通,而且这道神通是专门用来对付汉子的,尤其是修为很高的汉子,他们越难抗拒。“早就听说司马摘星长相俊美,儒门与污界以及写手界,很多汉子与姑娘都对他心怀爱慕之意。呵呵,如今他见到了我,休想逃掉。小圣啊小圣,你已经中了我誊文阁,只有女人能用的神通,暗香浮动。”花有缺表面上很平静,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是。因为她也是第一次施展“暗香浮动”神通。

    原来,花有缺是为了追杀山蒹葭而来,可她忽然发现了司马摘星,虽然相隔很远,花有缺仍被儒门小圣所吸引,不惜放弃任务,也要掳走司马摘星。“我相中的汉子,再给你几十个胆子,你也逃不掉的。”花有缺心道。她念头落下之际,忽听轰隆一声,四周的空间遽震,声音却是从司马摘星那边传来的,可儒门小圣制造的动静实在是太惊人了,这次,在场的诸人,全都发现了花有缺以及司马摘星。

    “啊,是她,花有缺!”山蒹葭也看到了誊文阁派遣出来的,前来追杀他的人。花有缺虽然名气不大,可实力却让很多人都忌惮,其中就包括山蒹葭。“派谁不好,偏偏是这个女人。”山蒹葭冷静道,“据传,花有缺接受的任务,从没失败过。嗯,花有缺对面的是儒门之人,而且还是大儒的弟子,司马摘星!”发现花有缺的同时,山蒹葭也看到了儒门小圣,“难不成是真的,司马草真的要回归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看到了,那就看到了吧。”花有缺暗道,其实,她并没将山蒹葭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誊文阁创办之时,绝大多数人都来自山舞一族,可传到现在,一切都不同了。山舞族的人占了一部分,可只是少部分。大多数人都来自其他污族,甚至是萌娘界、大妈界、写手界之人。像是花有缺,她就不是山舞族的人,可她实力出众,虽然是女人,可在誊文阁的地位却不低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儒门的小圣司马摘星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儒门之人,果然来了。都说誊文阁与儒门不分家,看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山蒹葭貌似真的从誊文阁逃离了,所以他们才派遣一个女人来追杀他?是看得起山蒹葭,还是故意奚落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誊文阁虽然是汉子当道,可女人真要厉害起来,她们的地位也不低。敢之身而来,并且追杀山蒹葭,你以为那个姑娘,她的境界会很低,她的实力很差劲?”

    山舞一族的幸存之人,再度喧哗道。因为他们都很震惊,不但见了儒门小圣,还见到了女人,从誊文阁走出来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嗯?”忽地,花有缺面色陡变,因为她的“暗香浮动”神通破了,被司马摘星破掉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!”司马摘星怒道,“你敢对我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,真当我是寻常男子,见了你,挪不动脚吗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司马摘星右臂挥出,登时,气浪迸滚,像是星河倒卷,咆哮着冲向花有缺。这次,儒门小圣再无任何怜悯之心,他寒了心要杀掉花有缺。

    “哼,是他!”草书的器灵司马青,他亦注意到了司马摘星,“此人总想着炼化我,并且得到父亲的真迹,我每次都会化险为夷,因此也得罪他了。他这次前来,目的并不单纯,我要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就像司马摘星讨厌司马青一样,司马青同样不喜司马摘星。

    “汉子啊。”

    花有缺冷笑道,“我给你脸,你却不要,还反过来对我动手。真是欠揍!”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花有缺的右手在虚空之中,陡地一抓,空间迸裂,遽然间,一物纵出,化为彼岸之舟,驶向司马摘星。轰隆一声巨响,彼岸之舟将儒门小圣扫出的那道气浪给撞碎了,可巨舟仍向前驶去,摧枯拉朽,有形之物,都在船头之下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真是太凶残了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从誊文阁走出来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儒门小圣,她都敢打,给誊文阁长脸了,就是阁主、副阁主来了,他们也会在暗中支持这个女人。哪个门派之中有她这样狠角色,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。我们山舞族,什么时候才能出现这等人物,就算是女人,也值得重点培养。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,山舞族的女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们除了作为生产工具,还有其它的作用吗,一个个都像是死人,看了就让人发火,所以吾族的汉子,基本上都是基老。”

    山舞族的幸存者看到彼岸之舟撞向司马摘星,全都睁大眼睛,望向儒门小圣那边。

    “花有缺,她这是向我示威。可恶的女人,我会杀了她的。”山蒹葭怒道,他抱着两颗珠子,一颗千山珠,一颗万水珠,如今,两枚珠子都被他炼化了。

    “与我争锋,你还敢分心。”周公忽地一掌按下,轰隆,梦幻般的异象已将山蒹葭罩住了,“死吧,小子,谁也救不了你。我会在誊文阁的人之前杀掉你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的承诺?”山蒹葭听了,哈哈大笑。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