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57小说网 -> 其他类型 -> 穿越之茶言观色

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两辈子的爱(大结局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57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57xs.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章两辈子的爱(大结局)

    (谢谢起禛和一只萤火虫52700的粉红票。)

    “啊?”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众人“呼”地又站了起来,刘大春和朱权甚至一下窜到了门口,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夫人却不理他们,对清风老道叫道:“快点,跟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清风老道知道自己的爱徒将刘青的性命看得比他自己都还重要,要是刘青有什么三长两短,自己的爱徒即使活着,估计也是行尸走肉一具。当下也不顾忌什么产房不产房,直接冲入房里。

    朱权和刘大春心里焦虑,更是不管不顾地也想跟着进去,却被周夫人拦住了:“你们不能进。”说完又转身进了产房。

    青儿,青儿……朱权呆呆看着产房的门,脑子里除了这两个字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些年,看着刘青幸福,他的心里虽然遗憾给她幸福的不是自己,但能这样不近不远地站在一旁看着她,他也十分满足。对于周子冽不让刘青生孩子的事,他是十二分的赞同,所以才有了想把儿子送给他们的念头。然而没想到到最后刘青却坚持要生,这让朱权又震怒又担心,但他却没有任何权利反对。

    现在他担心的情况,还是出现了么?刘青,她还是出危险了么?

    朱权呆呆地看着房门,从未有过的害怕漫延了他的全身,让他禁不住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妹夫?他怎么了?道长,我妹妹怎么样了?”刘大春地一声惊呼把朱权唤醒。他定睛一看,却是清风老道扶着不醒人事的周子冽出来了。

    清风老道把一米八极为壮实的周子冽放到厅里的长榻上躺着,这才松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你妹妹没事,她没事。只是小冽这小子太紧张了,刘青生完孩子后他一诊脉发现没事,就支撑不住地晕过去了。周夫人以为他出了什么大事,赶紧出来呼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环顾了一下表情有些呆滞的大家一眼,展开笑颜道:“没事,母子平安,还一男一女龙凤胎。我刚看过了,两个小家伙还挺壮实;刘青的精神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子冽的眼睛动了一下,缓缓地睁开了眼。下一刻,他就跳了起来:“青青,青青。”说完就往产房里跑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上一刻还晕迷的周子冽此刻一跃而起闪进产房,极为无语。

    “青青……”周子冽冲进房里,看到刘青一听到他的声音,就抬起头向他看来,看到他没事时,脸上露出了他怎么也看不厌的笑容。周子冽的眼里,忽然涌上一股热流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到床边,伏下身去将躺着刘青紧紧地抱在怀里,不顾所有人的目光,深深地吻了她一下,说话的声音有一丝哽咽:“青青,青青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真的没事,你别紧张。”刘青被他抱在坚实的怀里,心里充满了幸福和甜蜜。生孩子的几个时辰里,周子冽始终握着她的手给她输内力,一刻都没有放开过。所以她一点都不紧张害怕,从从容容地把孩子给生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永远在你身边,一直在你身边,一步都不离,永远不离开。”周子冽悄悄擦掉眼里的泪水,将刘青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屋里所有的人,包括两个稳婆,眼里都有一丝湿润。

    这夫妻情深的场面,令人感动。

    “哇,哇……”一阵嘹亮的哭声打破了温馨的气氛,紧接着,另一个孩子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,我的小孙孙、小孙女有意见了,他们也想让他娘抱。”周夫人和秦玉英笑眯眯地抱起孩子,走到刘青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要喂孩子,你出去。”刘青推了推周子冽。

    周子冽站起身来,皱着眉看了看两个哇哇大哭的孩子,转过头来对刘青道:“让奶娘喂他们吧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自己喂,如果没奶再让奶娘喂。”刘青知道初乳是最好的东西,能让孩子增强抵抗力。找来的那两个奶娘孩子都有三个月了,奶水肯定不如自己。再说,如果自己有奶水,自己的孩子干嘛给别人喂啊?她可舍不得。

    看周子冽还是一脸的不情愿,刘青转脸对周夫人撒娇:“娘,你快让他出去吧,我要喂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。”周夫人直接周子冽往外推。刚才周子冽忽然倒了下去,把她吓了一大跳。后来知道他只是因为紧张晕了过去,她顿时哭笑不得。所以这会儿毫不客气,用力推周子冽。

    “好好,喂就喂吧。不过,干嘛要我出去啊?那可是我娘子……”周子冽脚下却不动。他要不愿出去,谁也别想推他走。

    周子冽的话顿时让刘青羞红了脸,她嗔怪地看了周子冽一眼,使出杀手锏:“相公,我饿了,你去给我做些通乳的汤来好不好?我想喝你做的汤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马上去做,一会儿就来。”一听这话,周子冽如同得了圣旨,乐颠颠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屋子的女人看着周子冽高大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门口,极为无语。其他人都还见怪不怪,周子冽对刘青的紧张程度,她们早已见识过了。可两个稳婆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男人,心疼妻子倒也罢了,然而肯为妻子洗手作羹汤的,却是仅见他一人,别无前例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知道刘青母子平安,全都松了一口气,这才觉得自己饥肠辘辘了。周清江喜得孙子孙女,大为高兴,让人去酒楼订了酒席,准备跟几位客人庆贺一番。

    “朱权。”周子冽一出产房,看到朱权站在一盆兰花前发呆,走过去拍拍他的肩,“她没事,一切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朱权笑了笑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周子冽看他脸色有些苍白,又拍拍他:“她现在正喂孩子,过一会儿你进去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朱权转过脸来,用漆黑的眼眸看着周子冽,才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周子冽摇摇头:“我常常想,如果当初她选择你,我又会如何?”他望着那盆兰花,笑了笑,“想出来的结果是……不敢想象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都看着那盆兰花,沉默不语。良久,周子冽才道:“我去给她做吃的。”说完,转身往厨房去。

    “周子冽。”听到朱权的叫声,周子冽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她选择你,是对的。我自认做不到你这个程度。”朱权看着他,真诚地道。

    屋里的刘青自然不知道外面两个男人的谈话,她此刻满心喜悦地抱着一个孩子,看着她此刻也不哭了,而是像小猪似的,闭着眼睛在怀里拱来拱去寻找吃的,刘青的母爱顿时泛滥起来。她用稳婆教她的喂奶姿势,将奶头放到孩子的嘴边,孩子立刻衔住,咕嘟咕嘟地喝起奶来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的小孙女多聪明。”周夫人看着孩子,笑得眼睛都眯了。

    “幸亏少夫人你身体好,这会儿就有奶了。”那个广州来的稳婆笑道,“别的产妇,有些一两天都没奶呢。大户人家还好办,有奶娘;那些贫寒人家的孩子,只得喂米汤。”

    “哇。”另一个孩子没得到吃的,这会儿又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他先喝奶娘的奶吧。”周夫人说着,伸手去抱他。

    “娘,别抱他。”刘青忙叫道,“小孩子要多哭哭,对肺部有好处;还有,如果一哭就去抱他,他以后就不愿躺在床上,一直想要人抱着。那样既折磨大人,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。男孩子,还是不要娇惯的好。不要紧,一会儿就喝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呢,少夫人你懂得可真多。”稳婆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啊”周夫人心疼地看着孙子。两个孩子,哥哥先落地,五斤六两;妹妹五斤三两。刘青先喂了妹妹,留下哥哥在这里大声抗议。

    “孩子小,吃得少,她好像吃饱了。来,换一个。”刘青看女儿似乎吃饱了,忙喂儿子。

    哥哥可比妹妹厉害多了,根本不用刘青去就他,闻着奶味张开嘴巴就找准了位置,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起了名字没有?”赵悠然问。

    “起了一大堆,就是还没确定。”刘青笑道。

    本来起名一向都是家中长辈的事。但周清江自知自己不是周子冽的亲生父亲,没有权利帮周子冽这一脉起名,便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周子冽。结果周子冽整整想了不下一百个名,准备孩子生下来后再从里面挑两个。

    喂饱孩子,周子冽就端着一个紫砂罐进来了:“来,青青,喝汤。”又对周夫人道:“娘,你跟嫂子她们去吃饭吧,青青我来喂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夫人带着秦玉英等人出去。

    “朱权。”刘青喝了一勺汤,就看到朱权正站在门口,默默地看着她。她笑道:“你怎么不去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你。没事吧?”朱权笑着走了过来,点点头道:“看起来挺精神,不错。”说完又看了看两个熟睡的孩子,拿出两块玉佩放到孩子的小被子上,“这是舅舅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刘青也转头去看孩子,满脸疼爱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去吃饭了。”朱权走到门口,停住了脚步,转过头来看了周子冽一眼,嘴角露出周子冽惯常的邪笑,“青儿,今天我受刺激了,所以提醒你一句:你别忘了,你答应过我下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,咳咳……”刘青被汤呛着了。

    “朱权”周子冽对朱权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吃饭啦”朱权笑眯眯地看了周子冽一眼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坏得要命。”周子冽转过脸来,紧张地看着刘青,“青青,你下辈子,还是我的,谁也别想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们得找月老商量,跟我没关系再说,下辈子你要变成王轩那样的人,我才不跟你呢。”刘青瞪了他一眼,“我要喝汤。”

    周子冽手里却没动,眼眸定定地看着刘青:“青青,刚才我晕倒的时候,我梦到了你说的二十一世纪,我变成了那个叫王轩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刘青吃惊地看着周子冽,随即怀疑地挑了挑眉,“你可想好了再说,别为了争那虚无的下辈子,欺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王轩他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?脸上有没有痣?”

    周子冽将汤碗放到床头柜上,握住刘青的手,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沉声道:“他公司的老板,叫江波,是个三十岁的单身女人。”

    刘青吃惊地望着他——她从未跟周子冽说过王轩公司的事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王轩日日早出晚归没空陪在你身边,是因为他打听到国外有一种药可以治癌。所以那一段时间,他四处奔走,到处筹钱,把房子和车都卖了,还跟同事朋友借钱——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为了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周子冽顿住了,脸上露出一丝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,那是因为那个江波,倾慕他已久,知道他筹钱为你治病,说只要王轩陪她一个月,她就给王轩二十万——他那时正好还差二十万。王轩知道你的病拖不了多久了,只得咬牙答应了她的要求。他想,如果你病好了,不肯原谅他也没关系,至少你活下来了。青青,你知道一个骄傲的男人,冒着心爱的人不原谅自己的危险,出卖自己的**,只为了二十万块钱,他内心的痛苦,是怎样的吗?”

    周子冽转过头看着窗外,半天才转过脸来:“你又知道,当他出卖了**拿到这二十万,见到的却是你冰冷的尸体,他又是怎样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“周子冽,别说了。”刘青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一看刘青流泪,周子冽慌了手脚,“你别哭,你别难过,坐月子可不能流泪。你听我说,我就是他,他也穿越了,在你到这里之后,他就喝酒出了车祸,穿到了我身上。只是他的记忆被封了,直到刚才我晕倒,才苏醒过来,所以你别为他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刘青吃惊地看着他,“你是王轩?”

    周子冽耸了耸肩:“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谁,反正我有着自己的记忆,也有着他的记忆。不过这并不矛盾,他就像我的上辈子一样,我的记忆里不过是多一段经历罢了。所以,你不要为他难过了,你要是难过,就好好爱我。”他站起来,靠到床上抱住刘青,“所以青青,你看,你都跟了我两辈子了,下一辈子,也是我的,这个可不能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刘青轻轻给了他一拳,“说来说去,又绕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喝汤。”周子冽放开她,舀了一勺汤,尝了尝,“不冷不热,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子冽,我爱你。”刘青伸出手,摸着周子冽这张熟悉的脸,心里的感情让她不能自抑。这个男人,两辈子,都为她付出了很多很多,她这一生一定要倾尽所有,让他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周子冽抬起眼看着刘青的眼睛,放下碗,深深地吻住了她:“我也爱你人。”

    (全剧终了。谢谢订阅本文和曾经打赏、投票、鼓励过泠水的亲们因为近期有繁重的培训教学任务,泠水暂时不开新书。对了,订阅了本书十元以上就有一张免费的评价票,亲们可以去投了。手下留情哦,泠水怕疼o(n_n)o~祝亲们健康平安幸福)

    []

    ( )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